东芝半导体抢亲大戏,巨额现金只是第一道关卡

东芝半导体抢亲大戏,巨额现金只是第一道关卡

全球 NAND Flash 市场多年来就属三星、东芝、SanDisk、美光、SK 海力士这几家企业把持,即使手机、平板等行动装置成长触顶,但物联网商机可望大爆发,日后智慧装置将无所不在,加上云端与资料中心需求提升,晶片需求只会有增无减。现在市佔率达 21% 的东芝準备出售半数股权,当然引发狼群觊觎,由于此出售案将改变 NAND Flash 产业格局与竞争态势,因此引发各界高度关注。

东芝的快闪记忆体事业是东芝的金鸡母,快闪记忆体所属的储存与电子装置解决方案部门营收佔 28%,与能源系统解决方案相当,但营业利益贡献比远高于其他事业群,根据 JP Morgan 预估,2018 财年储存与电子装置解决方案的营业利益佔公司总营利的 72%。东芝半导体抢亲大戏,巨额现金只是第一道关卡

 Toshiaba 2018 财年,各部门税前盈余贡献预估。

现在除了三星未参与,包括 SanDisk、美光、海力士都有意角逐,海力士更是直言一定要拿下东芝,不仅能夺下市佔率摆脱老五位置,还能藉此提升 NAND Flash 的技术层级。而 SanDisk 母公司 Western Digit 原本就分得东芝 45% 的产能,若拿下东芝的话,市佔率达 37% 将与三星不分轩轾。东芝半导体抢亲大戏,巨额现金只是第一道关卡

同业觊觎是理所当然,更令人关注的是苹果、微软、希捷、紫光都传出有意愿。紫光去年收购 SanDisk 母公司 WD 的 15% 股权遭到美方拒绝,之后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做大数据储存服务,在 NAND Flash 技术方面已经选择自家人武汉新芯,否认投资东芝业务传闻。

不过,科技新报据了解,紫光并非没兴趣。而是东芝对中国在全球半导体产业的大动作,为保护关键技术与产业技术,因此并不偏好中国的厂商与资金。加上紫光现在缺现金,可能无法进行巨额的购併计画。

台湾部分除了原本就属意东芝的鸿海之外,还杀出程咬金台积电,日前张忠谋也确实表示在观察当中,然而台积电拿下东芝的 3D NAND 製程技术有什幺好处?

有市场观察家认为,台积电透过世界先进跨足记忆体市场,但 2014 年台积电出售部分世界先进股份,且淡出记忆体晶圆领域,现在来看 3D NAND 要在逻辑 IC 中成为内嵌式记忆体,可能还有一段路要走,台积电要重拾记忆体业务也不符合过去 30 年的发展路线。不过目前台积电替东芝代工生产逻辑半导体,吃下东芝可加强这层关係,但是否值得出资 2 兆日圆做这件事,引发各界议论。

对此科技新报认为,台积电加上东芝半导体,以营收来看将让台积电与三星并列全球第二大半导体公司,直逼龙头英特尔,且台积电优秀的製程与管理能力,也将进一步提升东芝半导体的竞争力,是对台湾最有利的选择。东芝半导体抢亲大戏,巨额现金只是第一道关卡

产业分析师陆行之认为东芝青睐台系厂商,但想找的是投资者不是经营者,点名力成、群联与台籍执行长领军的金士顿,甚至近年积极投资的润泰集团都有可能。其他可能的竞标者还有金融投资人贝恩资本(Bain Capital)。

科技新报分析,金士顿购併东芝可强化品牌与通路部分,反向取得 NAND 产能,加强双方的竞争优势,至于金士顿联盟是否有这般资金实力,还有待观察。而 Bain Capital 之类的投资集团若拿下东芝,可能再分拆东芝的记忆体、晶圆代工、IC 事业之后分别出售,看不到太大好处,对东芝经营团队的保障度低。

虽然台湾早就丧失记忆体主导权,但经营权上仍然跟这些大厂有错综複杂的关係,如东芝持有台湾群联、鑫创、力成等公司股份,其中持有群联的比率超过 10%,因此东芝出售给谁,将对台湾厂商造成不小影响,台湾若能强化与世界第二大 NAND Flash 供应商的血脉关係,甚至一举拿下主导权的话,或许就能翻转过去在 DRAM 竞逐时期沦为代工的地位。

根据路透社最新消息指出,海力士已经收到东芝最新股权出售计画的通知,意味海力士的确是东芝属意的对象之一。但现在碍于收购金额太庞大,海力士势必得另外找金主合作。南韩媒体传出鸿海是选项之一,今天市场则传出鸿海已经与台积电强强联手参与招标,消息目前都未获证实。先前就有若是鸿海单独出手,日方并不欢迎。

除了浮出檯面的几家公司,据悉东芝也邀请了一定数目的企业来参与,与询问意愿。

台日韩美谁能坐稳物联网大数据江山,抢下东芝半导体主导权成关键一役,不过这件购併案由于事关重大,且日本政府将记忆体产业视为国家重要战略产业,出售对象可能还要取得美国老大哥同意,因此东芝要出售半导体业务过半股权填补财务漏洞,不是金钱就可衡量的事,结局很难论断。

相关文章